黑皮玉器风云录(三)

作者:陈逸民 来源:中藏网专稿发布时间:2012-04-18 浏览次数:

分享到:

黑皮玉器的起因

黑皮玉器是我国石器时代的一种器型奇特的玉器,也是文博界和收藏界争论最大的一种玉器。有的专家断定这是一种臆造的玉器,根本没有收藏价值,更谈不上研究价值了。

一些主流的专家根本不关注黑皮玉器的客观存在,他们以局外人的态度避开黑皮玉器的相关讨论,在他们心底深处,是完全蔑视这种玉器的存在,他们往往会告诫他们的学生或者徒弟,参于这样的讨论本身就是变相承认黑皮玉器的存在。

当然,也有一些文博界的学者默默地关注着有关黑皮玉器的讨论,限于他们所处的地位和圈子,他们不能匆忙地表态黑皮玉器的真伪,但是鉴于他们的学术功底和良心,他们又不能轻易地否定黑皮玉器的存在。

这两类学者采取不同态度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是否亲自上手观赏过黑皮玉器。

也有一些谈不上什么专家的收藏者,他们或者出过几本书,或者在电视上亮过相,也就觉得有那么一点发言权,囿于他们所受教育,囿于他们的思维方式,他们对尚未见过的黑皮玉器也一味地否定它的存在。不过,在这样的所谓专家之中,也不乏一些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自己观点的人。

当然,也有相当多的收藏者认为黑皮玉器的存在是客观事实,它需要我们孜孜不倦地探寻它的出土地点,需要我们孜孜不倦地研究它的文化价值。这其中有中国人,也有外国人。如我国的柏岳先生、钱益中先生、韩连国先生、陈逸民先生和张一平先生,甚至也有一些外国人,特别是一些韩国人,他们中不乏执着的收藏者。

那么,什么是黑皮玉器,它又是如何进入收藏市场,引出文博界对它的关注和批评呢?

黑皮玉器是指一些表面皮壳附上一层黑色物质的史前玉器,它的明确出土地点和年代、黑色皮壳的形成机理还有待于研究、探寻和分析(见 图3-1、2、3 )。

(3-1)

(3-2)

(3-3)

让我们回顾一下,黑皮玉器的收藏和争论过程,这些形形色色的故事也许可以折射我国收藏界光怪离陆的心态。

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早期,在北京和上海的收藏市场上,出现了一种黑色的石雕。它的器型十分奇特,有动物( 图3-4 )

(3-4)

人形器、人兽复合器( 图3-5 )

(3-5)

以及一些很难说清形状的几何器型。其中动物器形既有写实的形状,也有不知所云的物种;而人形器也是如此,写实和抽象并举,人兽共存于一体,器形之奇特,造型之怪异,实在匪夷所思。它们小的可以在掌心把玩,却又是十分的沉甸甸;大的有五六十厘米之高( 图3-6大玉鹰 )

尽一人之力只能勉强搬动,甚至还有一米多高的巨型雕塑。

一开始,相当一部分收藏者,因其手感特重,颜色灰黑如铁,把它当作天上掉下的陨铁。众所周知,陨铁的硬度是相当高的,而这些黑色石雕的硬度也是相当之高。是什么工具能把这样的陨铁雕成各式各样的器型呢?想到我们古人的玉器雕刻,这些收藏者也就不以为然了。不过,用磁石对这些黑色石器作过测试后,大家一致认为这不是铁性物质。不过这些石器的器型实在好玩,许多人不管其材质,开始把玩这种黑色的石器,逐渐在收藏圈子里有了较大的影响。不过,当时黑皮玉器的价格实在便宜,出售者往往是作为其他古玩的配售品,低价或者售后赠送的物件。

出售这些黑皮玉器的农牧民,以内蒙通辽地区的人为多,以致后来,不少市场上兜售黑皮玉器的农牧民都自称为通辽人。

就在那个时候,北京的柏岳先生、上海的钱益中先生、韩连国先生、陈逸民先生,以及其他收藏者都已经开始关注和收藏这类黑色的石器,和他们打交道的就是一些通辽人。上个世纪的八、九十年代,这种黑色石雕络绎走进了京沪两地收藏家的厅堂。此后,更多的收藏爱好者也开始了黑皮玉器的收藏,而其中收藏数量相对较多的当数北京的张一平先生和上海的沈钦石先生。除了这些国内的收藏者外,有一个韩国人也对这种黑色的石器情有独钟,稍后,也开始了对这种黑色石器的追逐。


这些收藏者把这些黑色石器,或者佩在身上像玉器一样盘带,或者如雕塑一样作为摆件放在客厅中观赏。上海油画雕塑院的韩连国先生就是把这些二十几公分的黑皮雕塑作为艺术品陈列在自己的客厅中。


个体的收藏只是一种个人行为,黑皮玉器进入收藏爱好者个人家中,并不会产生什么轰动效应和离奇的故事。但是,只要这些收藏爱好者不甘于个体的欣赏,只要他们想交流和探讨这些黑皮玉器的来历和内涵,只要他们中的个别人把手中的黑皮玉器投入市场,就会产生许多引人入胜的故事,产生一股类似的寻宝活动。人类灵魂深处沉溺的窥探隐私的荷尔蒙会催动他们去探寻黑皮玉器的一切故事。这些故事会随着两条线索发展。一条是顺着黑皮玉器的市场价格展开;一条会随着黑皮玉器的文化和学术价值展开。这两条线索并不是平行线,它们的交汇点,只能是黑皮玉器的科学发掘。


于是,黑皮玉器的早期收藏者开始了他们的研究和探索。把黑皮玉器用各种化学物质浸泡,以探寻它的本来玉质;向出售黑皮玉器的农牧民打听黑皮玉器的原产地,以便以更低的价格收藏黑皮玉器;个别的收藏者产生了和通辽人一起找寻黑皮玉器出土地点的欲望;后来,随着黑皮玉器收藏队伍的扩大,朋友间的友好转让演变成完全的市场规律;各地收藏市场上出现越来越多黑皮玉器,最后是大量现代制作的黑皮玉器。有需求就有供给,市场用它看不见的手,调节着黑皮玉器的数量。

仿品越来越多,争论也越来越大,普天盖地的黑皮玉器充斥着各地的收藏市场,以致对红山玉器和黑皮玉器的研究颇有心得的陈逸民先生宣布,本世纪他已经不再收藏红山玉器和黑皮玉器了,

就是因为这些黑皮玉器的早期收藏爱好者,并不想仅仅做一个玩家,他们中的部分人想刨根究底找寻出黑皮玉器自身隐藏的秘密,因此产生了我们要叙述的许多故事。如果他们中的一些人不对黑皮玉器本身的真伪产生怀疑,也就不会引出黑皮玉器的买卖,也不会引出惊动收藏界的是是非非,更不会有国家文物局的关注,收藏界也许会太平许多。

故事还是发生了!

 

  

 

 

 

 

[探究]上一篇:黑皮玉器风云录(四)

[探究]下一篇:黑皮玉器风云录(二)